伯劳之喙

杂记

        第一天晚上,我们下榻于民宿。        
    我没有留下关于那晚太多的记忆,只隐约记得山中夜晚阴凉潮湿的空气。
      现在我所要讲的,是此后的清晨——
      昨夜听店家说,到这旁的小坡上可以看到日出。我看过日落,但还未见过日出。出于对自然曼丽光景的喜慕,几个同团出游的旅人应此成了同行者。
       但我们没有看到日出。
      眼前尽是白茫茫的晨雾和黛色的山,只是不知是雾拥着山,还是山裹挟着雾。我想,此时我也该是一座山。山坡上似乎有些不同于雾的白的纯度的斑点,那应该是当地居民的家吧。
       山中清晨独有的气息吸入鼻腔,温和的凉意变成了液体流入肺叶,使人清醒并无痛苦。总是觉得闻到炊烟的味道,不知是不是因为山下有人家而产生的幻味。先我们来此的老人站在坡上双手合十,口唇翕动呢喃。攀谈后知晓他是此地居民,每日清晨都会来这儿诵经。问他念得什么,六字真言而已。老人虔诚的诵咏,好像这六字真言是世间最为珍贵之物,无边佛法之本源,而在寻常人看来不过一句慨叹:“如意宝啊!莲花哟!”其中奥义你我无缘参透!
       相信在某天我会回去,走进布达拉宫,向披红袈裟的喇嘛双手合十行礼,看尽印刻在青山上的六字真言。 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