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劳之喙

【杂记】

    极端女权主义者需要噤若寒蝉。因为你不仅会被男性取笑,你还会得到被对歧视习以为常的同性的讥讽和反对。她们会举起反歧视的旗帜,或许还会以“观念在进化”为核心宗旨。
    但观念再进化,社会本质和人类本能是不会变的(我认为观念只能够作用于意识,意识只能够抑制本能)。雌性在自然中的弱势地位导致她们在社会中偏向于从属地位,而父权的滋生和膨胀就会导致歧视,这是必然结果。
    极端女权主义在我看来就像对父权的抱负,是中国女性千年积攒的屈辱的集中爆发,她不应该被一味地反对和抨击,她应该得到她应得的冷静分析和指引,而不是在父权社会中被当做笑柄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