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劳之喙

乱阁:

倘若思想能够越过输入和写作的过程,一跃上屏幕和纸张,想必许多人都会成为大思想家。


平常的写作应当是一件容易的事情——人们只需要把自己想过的东西重新转述就可以了。但是转述正是写作本身的难点。先不谈那些一瞬即逝的妙思。当思想在脑海内浮游时,它几乎不受到出了思考者本身观念外的束缚。想要思考什么就思考什么。那些随之浮现的声音既没有实质,也十分自由。但是当思考被转述,继而成为文字,许许多多别的不干系的考虑就出来了。考虑读者的感受,考虑文字的工整,语法的对错......本来十分自由而精彩的想法被束缚了。甚至还有些不习惯写作者,即使有了好的想法,在提笔时也会生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庄重感,从而变得束手束脚。


我本人作为一个实际上不常写整段文字的人,应当是没有资格讲这番话的。不过如果要解决转述上的问题,或者那“不干系的考虑”,最直接的做法应当就是多写。这样做可以消除对写作这一动作本身的陌生感,继而省略掉对于不相干的细节的纠结。另一个好的方法就是一有想法就记下来,直接用文字表达,而不要经历脑海中长期的思想漂流。这个做法在过去只有笔和纸的时代可能还显得过于勤勉或有些困难,但是在眼下人人都埋首手机与电脑的时代,在电子器材上记录想法应该不是一件难事。

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伯劳之喙乱阁 转载了此文字